深圳市爱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爱智观点

再悲观,就用通货膨胀来对付你

作者: 爱智资产熊绳祖发表时间:2018-08-05 11:54:13浏览量:676

在2018年这个改革开放40周年的特殊年份中,本年度也只剩下5个月时间,基本只有好消息了!你还不能有点信心?此时,从长期投资的角度来看,你需要有押国运的信心!
文本标签:爱智资产观点

这段时间悲观言论满天飞,先是疫苗事件,再到高善文的讲话,“又到人大国发院杨其静教授两年前的雄文,加上各种公知大V关于贸易战的评论,以及特朗普对2000亿商品的加征关税,一时间风声鹤唳、内忧外患都出来了,朋友圈里已经推演出中国的未来一片灰暗!

随后,中央政治局召开半年中央工作会议,定调下半年的经济工作思路转为稳杠杆、合理充裕流动性的货币政策+宽松的财政政策外加抑制房价的政策,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员会也探讨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改变以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但实际效果是然并卵,市场连跌三天,指数跌幅达5%,在一个跌了大半年的市场里,还能如此倾泻,真是悲观到了极点!

其实,上了年纪的高级知识份子们看世界都是悲观和保守的,一方面是他们吃的亏多,内心变得保守了,保守变成了他们的世界观的一部分;另一方面是他们懂得太多了,看到的问题多。从这些问题出发,结合保守的世界观,经由严密的逻辑推导,得出的结论是灰暗一片!这是上了年纪知识份子的典型特点。这很正常,2000年前,柏拉图从哲学上把社会比作和人一样的有机体(这已经是很先进的类比了),他看到人终会朽坏死亡,所以他认为社会也会朽坏死亡。柏拉图错在哪里?他没有看到技术和制度创新带来的创造性破坏导致的迭代和进化,在死亡中不断重生。但创新从一开始,也许只是天边的小云朵,在理论家的逻辑演译体系里,根本是忽略不计的,是统计样本中的异常值,在回归分析中要要排除出去的。但没想到的是小云朵演化成了飓风,席卷了一切!试想,没有技术和制度的创新,这个充满问题的世界不知死多少回了!

高博士的观点犀利透彻,直达中美关系是中国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的核心,读起来,还是理性分析、就事论事,是具有建设性建议的。但在中国这种互不信任的官民关系下,加上传言中的高层震怒外加删贴,导致整个传播充满着一种悲观氛围和含沙射影。这种不信任的官民关系放大了悲观效果,导致很多人认为中国在这场贸易战中一定会输。

至于大部分的吃瓜群众,则更多的是屁股决定脑袋,从自已的感受出发,以经验的角度,从局部去推断整体,叠加公知大V的理论忽悠,再加上政府的打压删贴激发的不信任感,感觉未来毫无希望!

这种屁股决定脑袋,以局部经验推断整体的思维和我们的职场体验很类似。从我大学毕业进入职场以来,我总发现所在的企业问题多多,但奇怪的是:这么多问题的企业不但不倒闭,反而是或快或慢地发展壮大。连我们都仰慕的经营楷模华为,在我工作的那会,内部流行着两句话:1、华为人1个月中只有一天是快乐的,就是发工资那天,其它时候都是痛苦的;2、华为人80%都对现有的工作不满意,都嚷嚷着要辞职。虽然真正行动起来辞职的是少数,但大多数在骂骂咧咧的痛苦中继续干着活,为华为的发展添砖加瓦。我对问题企业的一再错判促使我不断反思总结,最后发现:我就是企业组织的一个底层细胞,细胞不痛苦,组织整体如何才能发展呢?按任老板的话说就是:内部要实现非平衡,也即熵减,组织才能在与外界的能量与物质交换中实现发展。所以以个人的局部经验去推断整体的发展往往是错的。就象人身体的一个细胞如果有意识的话,在新存代谢中一定也很残酷,看到了局部的很多暴力,但正是这种矛盾和冲突,导致了我们整体作为一个人的成长。

既然专家和吃瓜群众的知识和经验都不可靠,都是以老经验去推断不确定的未来,都没有考虑到创造性因素和执行过程中的反思和纠错,我们就应该在理性认识问题的基础上,反省我们的悲观,以信心和积极的态度去采取行动,在矛盾中前进。精英基于理性的分析争论,虽不能完全达至真理,但总有利于找到更优解,以使庙堂决策者能综合各种意见,做出更具建设性的意见。我等小民虽不是决策者,是庙堂决策的后果承担者 ,但适当的信心就不会给这个“流言可畏,众口砾金”的社会添乱,形成“预言塑造现实”的恶性循环。

回到当前的热点中美贸易战上来。老美对中美贸易关系不满分为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就是中美贸易逆差问题,这是问题表现出来的结果,中国人认为好解决,就是我多从美国买点东西就是了,但美国人不这么认为,这就牵出了第二层面的问题,即:贸易规则对等,就是我们都收同样的关税,不能中国收25%的进口税,美国只能收3%的进口关税,还有就是市场规则对等,我不补贴,你也不能补贴。这些问题最终是我方改一点,美方糊涂一点,可能慢慢弥合分歧,但老美在这点上又往深层次挖,引出了第三层次:定性中国不是市场经济国家,因此要退出WTO。这个就没办法玩了。

以西方政治理论和经济学理论的判断标准,中国肯定不是市场经济国家。但近百年的历史,西方的每次大危机都促使政府无论从货币、还是财政以及微观层面进场干预,政府权力越来越强。所以政府干预市场在全世界都有,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市场是一堆制度结构变量求解后的结果,最优解只存在于上帝那里,人类的实践只能在一定的阀值约束下,左右摆动。美方的市场经济在每个方面一定都优于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吗?从美国的胖子和流浪汉的数量,欧洲的懒汉数量来看,美国就不能把其政治制度细节强加于他人。当然,在基于历史和现实下,我们确实可以不断学习,以实现不断改进。

同时,美方这种以非市场经济定性来要求中国改变制度基础是罔顾中国历史与现实的,不具有建设性和可操作性。本质上,中国的政治经济结构与美国的政治经济结构有非常大的不同。中国是政治处于控制地位的顶层设计型经济结构,类似于一个大公司,美国是政治处于服务地位的演化型经济结构,类似于一个生态系统。这是两个有着完全不同结构的系统,是当地文化与现代政经理论结合后,在历史中发展而成的。如果把这两个不同的系统比作两座大楼的话,美国的大楼结构要科学些,更以人为本一些,我们毫无疑问要学习。但我们总不能把我们这栋有着多年历史的大楼拆了,然后盖一座和美国一模一样的大楼吧。“拆楼”的过程是要牺牲整整一代人的利益,带来巨大混乱和倒退的。俄罗斯当年拆掉的“政经大楼”,现在都没有按美国的方式盖起来。中东一些国家旧的楼打碎了,新的楼一直建不起来

因此现实的做法是,在保持各自两栋“政经大楼”的框架独立性和完整性的前提下,我们多向美国“大楼”学习,以弥合贸易分歧。这就是中国以压力促开放,以开放促改革的发展模式。如果你相信这届政府的纠错能力和务实精神,正好借美国佬的鞭子来改变一下中国在高房价下补贴一切的制度惯性,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发展良机。

不幸的是,很多人看到老美要我们废掉我们的“楼”,改建成他们一样的“楼”而看不到希望,认为前景一片黑暗,卖股票屯现金,甚至屯黄金。这种行为本身一方面说明对政府应对措施的完全不信任,同时这也会让经济变得更加的萧条。真要到那时,政府只有通过通货膨胀来治这些屯积现金者,你一样跑不掉。君不知,委内瑞拉一年通货膨胀138倍,股市涨了72倍,虽然从购买力来讲,股民还是亏的,但总比持有现金强啊!

政策敏感的人知道,中央和国务院都定调了,后面就是具体的减税、财政扩张、扩内需等一系列具体措施出台了,在2018年这个改革开放40周年的特殊年份中,本年度也只剩下5个月时间,基本只有好消息了!你还不能有点信心?此时,从长期投资的角度来看,你需要有押国运的信心!

2018-08-05 676人浏览

深圳市爱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2394号   技术支持:国人在线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百度统计

本网站所有资讯与说明文字仅供参考,如有与本公司相关公告及基金法律文件不符,以相关公告及基金法律文件为准。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